班主任的教育智慧

不可無德,不可無我

古語說,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浮屠。我相信這一條,做一個好班主任勝造七級浮屠,因爲他在致力于完善他的學生的生命——當然,只有聖母式班主任才會這樣。智利著名的女作家、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米斯特拉爾的《一個女教師的祈禱》中有個句子深锲內心難以忘懷:我要把每個學生都陶冶成一首最美麗的詩歌,當我停止歌唱,我要讓最動人的旋律留在他們心上!

但是,一個後媽式狼外婆式的班主任。他可能會在給學生制造人間地獄,讓學生生活在恐懼之中,生活在痛苦之中,生活在嘲笑之中,生活在仇恨之中,生活在謾罵之中,生活極度的緊張之中。他就是活閻王,這樣的閻王,我們經常可以看到。

班主任要成爲學生的精神牧師,我不敢用領袖這樣一個詞語。不能成爲牧師,也要成爲學生的偶像。不能成爲學生的偶像,至少也要成爲學生的信賴者,不能成爲信賴者也要成爲學生的朋友。一旦學生信賴你,親近你,那麽班主任工作就會左右逢源。教育的真谛——首先是一種尊重,一種保護,一種幫助,一種支持,一種滿足,一種寬容,一種溫暖。如何走進學生心靈,是班主任工作的第一要著。90後的學生,教師們感到最困難的是走不進他們,不可理解,甚至不可理喻。前幾屆的畢業生回到母校,看到他們的一言一行,疾呼:我們只比他們大兩三歲,就感到有代溝了。教育生活是常新的,因此不要發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,其實我們的社會就是在一代一代人的傳承中在不斷進步著。要用現在進行時的眼光來看待學生。有人說過,當你對周圍的事物看不順眼,說明你老了。所以一個班主任當你看不慣學生的時候,就要反問自己:你是不是老了?

受學生歡迎的老師並不是一味媚俗,不是低級迎合,不是想法牽就。利用學生的年幼無知,錯誤引導,這是班主任職業道德所不允許的。班主任不要忘了自己的引領的責任。不要忘了應該對學生嚴格要求,不是的反義詞,要用愛來調和,愛要用嚴來加溫。就是抱著,偎著,注視著。

杜威說:兒童的生活是瑣碎和粗糙的,他們總是在以自己心目中最突出的東西暫時地構成整個宇宙,但那個宇宙是變化的和流動的,它的內容在以驚人的速度消失和重新組合。如果放任兒童按著他自己的無指導的自發地去發展,那麽,從粗糙的東西發展出來的只能是粗糙的東西。兒童的可能性及可能性的引導是一個深刻的話題。

胸中有道,目中有人

十年樹木,一棵樹的價值決不僅僅只是一根椽子,一架棟梁,一把椅子,一拄拐杖,一塊地板,也不只是一張餐桌,一扇大門……

樹,可以堅守大地,夏日撐起一片綠蔭,冬天抗拒著寒風,那是樹啊。

樹,千年不枯,老樹著花,春風又綠,使這個世界盎然生機的,那是樹啊。

樹,可以成爲飛鳥的家園,讓它們啁啾其間,呼朋引伴。

這就是種一棵樹的價值。

從教師的角度看,教育是農業。從學生的角度看,教育是樹的成長。

班主任,首先要確立的你有什麽樣的學生觀。他是一個未來人:他必定要走向三十歲。三十意味著爾立,要能夠立德、立功、立言了。所以我們的教育要提倡爲三十歲作准備,爲終生的做准備;他是一個自然人:樹大自直,船到橋頭自然直,要學會等待,教育是慢的藝術;對一個能哭會笑,有情感,會思考,知善惡,明美醜的健全的人:尊重他們,相信他們,相機鼓勵他們。

評價一個人,不要把考試萬能化,我們往往以爲,考試一俊百俊。分分分學生的命根,一切唯分。如果這樣,班主任工作就會一障目,不見泰山。盧森堡說:一個匆忙趕往偉大事業的人沒心沒肝地撞倒了一個孩子是一件罪行。爲了分數而撞倒了孩子,那真是一種滔天大罪。但是也不能把考試妖魔化。近些年來,一些新潮教育家,自命爲最懂教育的人有一個立論依據:一個考試成功者:那他就是考試機器,一個掙的勞動力。而事實上,我們高考高分的學生即使在美國的大學也都最受歡迎,也最優秀。其實人是多元的,每一種都是人才。

人永遠是生成著的,千萬要善待乖僻的學生,將來讓你刮目相看的最可能就是他們。

有根有魂有方法

改革開放以來,最大的失誤在教育。(鄧小平語)。我理解,失誤的關鍵在德育,德育的失誤,不是沒有受到重視,不是沒有得到強化。其實我們的德育工作受到前所未有的強化,問題是強化的過程中,太刻意了,太表面化,太形式,太教條,太有形了。以至于強化反而造成了弱化甚至帶來了異化。我在新加坡,專門問一些學校他們有沒有從事學生德育工作的部門或機構,在南洋理工學院詢問有沒有專門從事學生心理教育的人員。他們對我的問題聽不懂,不知道我要問的是什麽。後來,他們說,新加坡學校沒有專門從事德育工作的機構,但是又非常重視。因爲德育已經融于時時、處處、人人了。這樣的德育才有根,才有魂,才有實效。有實效的德育,是能夠融入學生血脈、內化爲學生品格和習慣的德育,是學生離校後經歲月遴選仍能被留下來的德育,是能夠影響學生一生的德育。

沒有智慧引領的道德知識是膚淺的,缺少智慧的德育是蒼白無力的。德育的智慧,指向人的生存,指向人的道德自由,指向人的道德生命的生長,讓學生熱愛生活,熱愛人類,讓學生學會感激,追求崇高,讓學生充溢幸福感和責任感。

這才是有根的德育。教育就是在心田裏播下一顆種子。這是一個教育的隱喻,第一個含義是,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。如果這顆種子是真善美的,將來得到收獲必然是真善美。反之亦然。第二個含義是,要學會等待,不必性急。大自然是不著急。一旦有了合適的溫度、土壤、水分。這顆種子就會萌發。因此,教育需要等待,教育需要跟蹤。等待和跟蹤的過程就是一個人的可能性的呈現和發展過程。

教育是喚醒,誰都會認同這一點。但教育要喚醒孩子們的頑皮,你是否也會認同?沒有兒童的頑皮,沒有頑皮的兒童,就不能建立真正的教育學。” 阿莫納什維利是蘇聯繼贊科夫、蘇霍姆林斯基之後又一位傑出的教育家,他致力于唆使孩子去頑皮,去吵吵鬧鬧,然後著手探究他們的個性,激活其蓬勃的生命力和創造力,從而使學生獲得和諧完滿的發展,成爲富有個性、有特色的人才。

不求一把鑰匙能開萬把鎖,但是每一把鎖肯定有一把鑰匙能打開。一個教育行爲不可能打開所有的鎖,一個教育行爲不可能對每一個學生都發生作用,都發揮相同的作用。所以好的教育是豐富多彩的教育,只有豐富多彩的教育才能打開千差萬別的鎖。

教育智慧的危機表現爲教育智慧缺失和膚淺。一方面,是教育主體缺少智慧的教育思想,無自己的教育信念,教育教學行爲隨波逐流。另一方面,是教育主體被動、教條、機械、順從,教育主體異化爲應試、升學的工具,成爲分數的奴隸;教育的環境中彌漫的是知識、分數、升學率的語言,而不是道德做人、生活、智慧的語言;教育主體均以拼體力和時間,犧牲必要休息、娛樂和交往,進行著非正常的競爭。今天愛與智慧的危機要求我們以前所未有的緊迫感、責任感,追問、再創教育智慧。

老師應該有這樣的豪氣:用我的一生撰寫個人教育史。一切的教育智慧皆醞釀並誕生于。個人的教育史,寓于老師留下讓學生傳說的故事之中。有了這些及具情韻的故事,生活在校園裏的師生們如浴冬陽,如沐春風。這些有意義的、值得回味的人或事,爲一代代人的成長彙集了必不可少的生命元氣,供應了源源不絕的生命能量。這些故事的留存,時間長了,就化爲了校園精神,也就成了學校文化。     班主任工作的眼點:遠、近、高、低。走向遠方,還要選准就近的目標;頂天的呼籲,還要有立地的選擇。佛家說,高高山頂立,深深海底行。是說,要有和聖賢看齊的決心,而且有信心和聖賢們看齊;當然,有宏大的抱負這很重要,但是還要從最細小的地方做起,做別人所不能做的,忍別人所不能忍的。

摩羅說:心靈因細膩而偉大,同樣一顆高尚善良心靈的誕生,也離不開對細節的關注。關心每一片落葉,感受每一縷微風,欣賞每一絲微笑,記住每一個憂郁的眼神,是善良的開始,是走向高尚的第一步。

 

2013年04月22日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添加時間:

班主任的教育智慧

吉林特教微信公衆平台
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